2009年9月27日星期日

他们在时间轨迹里渐行渐远

步行在马六甲鸡场街,经过打铁街,走进后巷。打铁街的老店经营传统的老行业,从前这里有很多打铁的店,如今已寥寥无几。

在十字路口处,我发现两个老伯坐在藤制品的门外聊天。在右转之后,终于邂逅那位做篆刻牌匾的老伯,我是通过向希的文字认识他的。





早晨的打铁街,看见老伯安静地坐在店铺外的木桌刻着神主牌。竹帘下,他显得精神奕奕。我趋前征求他的同意才拍照。老伯很友善地任我拍,之后,尝试和他打开话匣子。我劈头就问师傅从事这行业多久,很官方的问法。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数目越少越好,就意味着越年轻。试问有谁不怕时间的流逝,我真不该把这该死的问题说出口。

师傅知道我念的那所大专院校,笑着说他儿子目前在同一所大学念设计。然后,他透露儿子并没有意愿要继承他的事业,还说年轻人的设计都电脑化了。
他问起我修读的科系,当他知道我是文科出身,竟侃侃而谈起来。对于文学和文字,他有自己的见解。他告诉我念文学是好事,文笔是锋利的工具,许多事情都可以透过笔尖进行抒发,就像郑丁贤犀利的文笔那样。我静静地听。

我站在竹帘后面和他聊了很多,他还记得前阵子友人曾经到访。他提及当世界不断地在进步,所有的东西都科技化,人们反而在文化上开倒车。老行业青黄不接,无法和科技的快速正面竞争,人人却向往那些古老的东西。然而,老一辈的人必须和科技与时并进。对于电脑、电邮、部落格这些用词,他并不陌生,还说得头头是道。我点了点头。



古老的街道,打铁的声音早已减少。我们感慨古老的行业走下坡之际,更渴望复古,找回那些充满原始味道的手艺作品。当他们离开了,我们只能在时光里缅怀过去,怀念消失的手艺和凋零的文化记忆。


3 条评论:

xiangxi 说...

如果知道你去,我会托你帮我定做两个篆刻呢!朋友看了我那篇blog,要我若是再去马六甲,跟师傅要两个篆刻,时间不紧要呢~

润筠 说...

向希,我是即兴出发到马六甲的。这样的话,下次随性又出走到马六甲的时候再告诉你。对了,师傅还记得你们来过呢!

xiangxi 说...

师傅记得我们,应该是很少年轻人停下来跟他聊天,交流蛮久的吧!也或许我们带著老相机...:)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