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3日星期一

十一月的雨季里梦无界


星期天的下午,坐在KLPAC左边最前排的第三个位子上。这不是一个看演出的好位置,然而座无虚席,既来之,则安之。第一次那么靠近舞台,虽然少了整体的美感和视觉效果,但是更接近鼓手们,看到没有丝毫松懈的专业精神,也看到他们之间的默契交流。

十一月,雨季。手集团领着我们进入<梦无界>。一开场,在黑暗中听到锣鼓声,开始让人好奇。随着灯光的聚焦,那只白茸茸的小狮子缓缓地醒过来。睡眼惺忪,慢慢伸展身体的醒狮,让人感受春意昂扬。接着,狮子在甘美朗(gamelan) 和吉他的合奏下舞动起来。每一个轻盈有力的姿势,打破了我们对舞狮既定
的印象。在一群大头娃娃的戏弄之下,那头狮子被裹进红布里,然后渐渐地消失在眼前。狮子被现实吞噬还是走进了梦境之中?

当每个大头娃娃把面具摘下,接着挥动手中的棒。所有鼓手在原地不断地旋转那一幕,安静的氛围隐藏着激动。灯光最后停留在那个被鼓包围的鼓手,当所有人停下来之后,他依然在转。除了由衷地钦佩他们平时付出的努力之外,那种笃定在原地找不到定点停下来的迷惘,更是触动了心弦。

右边舞台敲击盛着水,大小不同的玻璃碗;左边的舞台则传来甘美朗的悠长回响。两个女子在旋转的圆舞台上就像水晶音乐盒上的主角,以曼妙的姿态交织着。在湛蓝的灯光下,天使敲出清脆且似有若无的规律;魔鬼在昏黄灯光的衬托里,用甘美朗悠悠地说着故事。闭上眼睛,在甘美朗的沉郁之中听见零星细碎的声音,那是柔曼的手拨弄着水。在冷咧和热情之间,捉不住的流水,我们依然听见细微的声音在说话。流水声那般清脆的音乐轻轻地跳跃着,低沉长吟的甘美朗漫步着,和电吉他结合得天衣无缝。这般强烈的对比,如此地令人动容。

下半场开始之前,舞台上摆放着三面鼓。当三个舞者兼鼓手一出场,震撼了观众。没有音乐,只有灯光,三个男人轻柔地舞着庞大的身躯。舞蹈结合瑜伽的动作,体现人与人的默契互动、人和鼓的对话。他们不惧怕无声的黑暗,散发坚毅的气势,把人鼓合一发挥得淋漓尽致,给人感动。当舞者拿起鼓棒,摇身变成鼓手,打起鼓毅然坚定,让人的情绪跟着沸腾起来。

随后,拉开了另一个帘幕,一闪一闪的蓝色背景灯光,一个舞台
慢慢移动着。台上蒙着眼的长发鼓手,有节奏地敲打着甘美朗、西洋鼓、马来鼓和其他乐器。身后降下了一个gong、甘美朗和一面二十四节令鼓,各种乐器的结合,那么协调地交集着。失去视觉是种障碍,然而视觉有时候也成为障碍。没有视觉的干扰,我们可以把自己的内心的声音听得更清楚一些。

在听到心里那个自己的意愿之后,挥舞着的鼓棒却没有听闻到鼓声,看得见却听不见,只能作无声的呐喊。因为随之而来的是教条式的鞭,使人怯步、害怕被抨击、害怕失败。舞者的藤打在鼓面上,抽痛了心,深深的痛楚。右边的舞台,有gong 和甘美朗的合奏,一如身边的卫道者也加入说道理的行列。


结束时,大头娃娃摘下了面具,观众屏息期待看清楚眼前的他,最终还是看不见他的五官。长发的引领者从观众席走向舞台的末端,带领观众走向翠绿的另一片天。门外的草地和马路;灯光下的鼓手和鼓,到底何者是虚,那一个才是真实的?是现实的美丽还是梦境的美好?梦,无界。我们可以用踏实的脚步,游走在现实和梦想之间。

有时,以为已经忘了,但某些声音,或色彩、线条,总在心底隐隐浮动,一直召唤着。寻梦的人用捕风的手,一丝一缕的追,才发现梦网的背后,活着一个个未知的自己。(此段文字摘自宣传单)

不管你记得与否,你我曾经梦过。



结合剧场的表演形式,跨界演出,鼓唤醒了沉睡的梦。场视觉、听觉、味觉和触觉的飨宴,手集团再次让人惊叹他们的大胆构思和挑战跨界及人体极限的表演方式。

1 条评论:

rickysow 说...

我當天也在現場! 我的感受, 其實與宣傳文字一點都接不上. ha ha ! 由於要我在這說明, 我需要鍵很多字, 下一次, 有機會再聊!
不過, 這一次的演出, 我個人是認為成功的! 這夢, 就看個人的自我解碼了! : )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