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5日星期一

槟岛世遗区的变化

 photo DSC_0279_zps52704575.jpg
走在世遗区,不仅要抬头看建筑,偶尔低头也看到很美的地砖


两年前的暑假,和赖姐姐去了槟城玩几天,那时候我们搭公共交通工具和步行在槟岛及世遗区玩乐。当时还在大雨中和外国人交换故事,即使我们和他没有再见面,但是制造了属于我们的槟城回忆。去年圣诞节期间,和他去了槟城庆祝,完成我们岁末的小旅行。短短两年,槟岛的变化很大。

今年元旦,看到网络上的北马地方新闻报道,题为“业主卖老屋逼迁,世遗区老行业恐消失”。报道上写道:随之而来的民宿、咖啡厅在世遗区如雨后春笋般冒起,一些屋主甚至因为“老屋好生意”的思维下,将老屋卖掉或出租,导致世遗区内的传统行业开始亮红灯。圣诞节早晨,我们在brunch之后打算骑脚车环绕槟岛一圈。正当在某条巷子里停下来查找路线,一位伯伯从屋子里出来,跟我们说了几句,叮咛我们脚车的行李要放好,要多注意。他忽然就跟我们说起附近的房子的业主都把房子卖给了投资者或者新加坡的商家,很多人都搬离了,房价高达一亿,真实令人咂舌的价位。我们确实从当地人的口中印证了报道的虚实,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我们只是点点头。在谢过伯伯的叮咛之后,继续我们的骑乘。

 photo DSC_0043_zps483d711a.jpg
Love lane的电话亭装置艺术已经不复在


"当初申请入遗的本意是希望可以借着世遗地位,力阻屋租统治法令废除后导致居民外流的情况,但是今天似乎已经不在轨道上了。"槟古迹信托会财政林玉裳对记者提到。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城之后,马六甲和槟城就不如从前那么单纯了。相隔两年重游槟岛,短短的love lane就出现了很大的变化。Love lane 的电话亭装置艺术已经不见踪影,也许是因为情侣来拍照之后都分手而移除?我随便猜测。街口换成了铁焊艺术,这一区变得很热闹,不到一公里的街上开了超过三家的咖啡馆,连十字路口另一头也开始被发展。渐渐地,人为的东西越来越多,商场不断地建造,各式各样的民宿和旅馆,甚至出现了精品酒店包围整个世遗区。每一条街道上的民宿是一家连着一家,在较安静的街道上,一排店也有两家咖啡馆,它们只是隔了两三家店的距离。

 photo P1300444_zpsf0ef8c06.jpg
民宿附近在上演酬神的布袋戏

仔细观察,世遗区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壁画。Ernest当初的壁画有试图把本土文化和老建筑融为一体。不过,有过而无不及的壁画的出现,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这些作画者的意图是什么,我不去揣测,但是至少他们也应该思考,而非纯粹作画。当大家都找了壁画和铁焊图拍照之后,是否有认真读过铁焊上呈现的老街故事?壁画或世遗的名义带动了经济和旅游的发展,就文化层面来说,有多少人会欣赏每年庙会的戏曲演出?有谁关注了酬神戏?有谁发现了建筑的装修是不符合规格的?有多少人会走进印度庙/华人庙宇/教堂里去看看?在槟岛下榻民宿的下午,我被不远处的一些声音吸引了。循着声音走去,才发现附近一间庙宇旁边搭了简陋的舞台,正在上演布袋戏。周遭除了庙里的民众,就没有其他观众,我站在那里看了半小时,虽然不知道在演哪一出,当下鼻头忽然酸酸的。对于这些提出的疑问,我也并没有完全做到,更多时候我惭愧我也只是一名游客。

 photo DSC_0047_zps8ca889de.jpg
早上的Lebuh Chulia

Boxing day的晚上,我们骑车到热闹的Lebuh Chulia吃路边摊,这里的云吞面很有名,排队的人很多。上一次来访,晚上十一点多仍有人在简陋的摊子旁吃面。这些“平民食物”就是要在小摊子吃,大家吃的都是师父的手艺。在槟岛生活的朋友告诉我们在Lebuh Chulia街边营业的摊子听说即将搬迁到政府规划的小食中心内,即使小贩和当地人百般不愿意。老行业一直面对青黄不接,如今还面对水涨船高的窘境,被迫搬离世遗区。老行业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路边摊可否视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呢?这样的文化似乎只有东南亚才有。世界文化遗产分为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物质文化遗产已经逐渐商业化,其改造是否符合文化遗产城的规定还是这一部分本来是计划管理的一个漏洞?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家好像忽略了。当戏曲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又剩下什么呢?在香港留学的朋友跟我说澳门实践的方式是招募中学生当义务讲解员,周末去文物馆等相关地方站岗。她认为这样一方面可以开拓学生的视野,一方面可以让游客了解文化历史。

 photo DSC_0228_zps2fc8200f.jpg
巷子口的印度神相和买花区

有时候,我会自私地想倘若世遗的名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回,大家会如何?老街会恢复以往的面貌吗?

4 条评论:

Siawsiaw Life 说...

我去年也去了penang一趟, 我想老街之所以称为老街是因为悠久的故事依旧存在着...
如果失去了, 老街不再...

初次到访,你好;)

润筠 说...

Siawsiaw: 是啊,老街的价值在于那些老旧的东西和故事,人去楼空之后,我们剩下的是什么呢?你好,你好像很久之前有留言过。

Han 说...

老街真的不復存在。我每天都在為喬治市哭泣。

润筠 说...

Han 你好

谢谢你的留言。我想世遗的名义为槟城与马六甲老街带来的快速变化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个人认为世遗区是发展多于保存,这样其实不符合教科文组织的指标的。

你擦干眼泪吧!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