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1日星期四

麒麟闽剧团

出生在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的小孩,都有陪伴婆婆或外婆看大戏的记忆。听说那个时候的民间艺术在小镇非常兴盛,几乎是老人家饭后唯一的消遣。八十年代中出世的我,来不及搭上这一趟末班车。虽然和外婆生活在小镇,记忆中外婆的生活并没有歌仔戏的出现。

星期六晚上,应朋友的邀约去看一场难得的闽南剧。我们跑到化装间,看看绚丽服装背后的真实。我席地而坐,在化装间听着这些老前辈说他们的故事。他们说起闽南剧的现况,道出一路走来的过程。我看到一个又一个伴随民间艺人南下北上,承载沧桑的古老化装箱子,也见证她们不理想的生活环境及种种生活迹象。

麒麟闽南剧团是一个家族传承的艺术,也是一门家族生意。王老师告诉我们,她爸爸当年是靠剧团挣钱把她们十几个兄弟姐妹拉拔长大。她们从小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成长,豆蔻年华便开始学习闽南剧的基本功。因为饮水思源,她们继承了爸爸的生意。

刘老师则是靠着演出闽南剧养家糊口。当晚,我们看到她的夫婿和儿子。她透露因为没有钱请人照顾小孩,所以他们必须带着小孩东奔西走。我们逗着可爱的小男孩玩,他笑得很开怀。说实在的,他的处境的确令人心疼,可是当下的我却想:从小可以接受文化艺术的熏陶,他何尝不是享受着另一种幸福呢。

从谈话中,我们不禁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他们是否有后悔当一个闽南剧演员。他们的语气中虽然透露出无奈,显然地没有丝毫后悔,秉持着坚定的信念往前走,不管还有多长的路要走,不理会自己能走多久,只要还有呼吸就会坚持不懈地演好闽南剧里的每一个角色。他们对民俗文化的执著让我肃然起敬。


相关照片

3 条评论:

xiangxi 说...

你当晚累得眼皮和身子快撑不住了,和戏班阿姨们得谈话内容依然记得清楚。

Jeffrey04 说...

呵,原来我们几乎同岁

我只是记得小时候在神诞看过大戏,可是当时年纪尚小不晓得内容在说什么呢

润筠 说...

xiangxi:

这些是我仅记得的。我想朦胧之间,或许我还是错过了她们的一些故事片断。当天虽然很累,但是还是很享受听她们说故事。我常想,也许民间艺人也需要聆听的耳朵。

Jeffrey04:

我们都是八十年代中出世的小孩,不过我还是比你年长一些。

有这些记忆的童年是幸福的。长大了也不一定听得懂内容在唱什么,只是比当年的自己多懂一些。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