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5日星期日

I I Island 我我宝岛展览之陈明章

 photo P1210492_zps23ca4356.jpg


 photo P1210528_zps812a476d.jpg

今天,再次去到I I Island展场,看展之余可以听陈明章老师唱歌。对我而言,是有点遥远的名字,老师开始唱歌的时候,我应该还没有呱呱坠地;老师出专辑时,我还在牙牙学语吧。坦白说我不熟悉陈明章的作品,然而对这个名字不至于完全陌生。对于《流浪到淡水》有印象,你若不知道是哪一首,副歌是“有缘,无缘,大家来作伙,烧酒喝一杯,乎乾啦!乎乾啦!”相信很多人都会发出“哦,原来是这首”的反应。

老师很随性,一件棉麻的上衣,短裤配上夹脚拖。出场就一直唱,不怎么说话,两把吉他,一把月琴,还有旁边伴奏的吉他手也很厉害。纵使不这么熟悉老师的创作,但是听的懂闽南语,听着那些歌词,画面一个接着一个,有些很甜蜜、有些很无奈、有些很豁达。老师说:改变,才能改写历史。结束了,老师才转身,大家就狂喊安歌。老师开放点歌,一位观众点了一曲《下午的一出戏》。吉他才弹前几个音符,“天色渐渐暗落来”第一句都还没有唱完,老师就流下男儿泪。台上掌声不断,更有观众高喊:“老师,加油!”老师道歉,一边擦眼泪一边哽咽地把歌曲唱晚。这么多年之后还可以被自己的歌曲感动,是不是勾起了许许多多的回忆,创作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故事?

《下午的一出戏》歌词旋律很简单,短短的。
天色渐渐暗落来,乌云你是按兜来?这个热天的下晡,煞来落着一阵的雯雯仔雨。
踏着惦惦的街路,雨哪会变做这呢粗?雨水拍着布棚顶,看戏的阿伯啊煞拢走咯。
下晡的陈三五娘,看戏的人拢无,看戏的人拢无。
锣鼓声,声声去庆团圆;台脚无一声好,台顶是拢全雨。

这是说当年的戏台渐渐没落了,看戏老人家越来越少,后来连观众都没有。闷热的下午下了一场雨,看下的老伯走拿着凳子走了,只剩下台上热闹的锣鼓声,和打在戏棚的下雨声。现场观众有各个年龄层的人,有些也不知道谁是陈明章,却有些也会跟着小小声唱的,老师和台下的互动很好,说话大部分惹得大家开怀大笑。

 photo P1210518_zps0146e3db.jpg

他说:三十年前,我说过谁敢跟我挑战弹吉他,输的人手要砍掉。我年轻时是文艺青年;六十岁,我是文艺老年,待着自己的国家会变得更好,他要一直唱。老师现场教学示范一些吉他技巧,劝诫现在的年轻人,要追女生已经不能用一般的弹法,把吉他当月琴弹吧,这是东方人的方法,只有这样吉他才有更多的可能性。老师的木吉他是海洋吉他,声音很立体;仔细看老师弹电吉他,也没有很多和弦。弹着月琴,他更是多了一份这片土地的味道。听老师唱歌很过瘾,听他弹吉他更过瘾,谢谢老师给我们一个美好的周六午后时光。








2 条评论:

stayinblue 说...

很喜歡這篇!仿佛從文字中可以感受到現場感人的力量 :) 展覽好看嗎?

润筠 说...

谢谢你的喜欢。
谢谢你感受到文字传达的,展览很不错,还没有时间整理跟展览相关的文字。其实展览期间最吸引人的是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的演出单位和与谈人。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